str2

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政坛爱算命(组图

2018-08-17 17:10

  “政坛爱算命,但是不要,其实只要懂得就可以开运了,因为改变了想法之后,行为就会跟着改变,行为改变之后,命运就有转机。”新任“长”吴敦义跨海赴港找“神算”解惑,成为新话题。事实上,上至陈之流,下至地方代表,“风水”正成为壁垒分明的政坛唯一能够跨越党群鸿沟的同好之物。

  新任“长”吴敦义上任前跑到找算命师算命,引起政坛哗声一派。

  许多公司行号举行开工典礼,旁摆起香案供桌祭拜神灵,同事们一同焚香烧金祝祷,祈求大吉。

  在上任第一周首度施政报告中,新任“长”吴敦义,为自己在上任前远赴找“铁板神算”陈康泰算命的行为公开辩解。

  “思想无罪,不违法、不的事。”吴敦义坚称,到找人算命是私人行程,不需要对外公布,但又忍不住在麦克风前侃侃而谈,说自己的小儿子比较爱算命。

  人物爱算命,已不是新闻,但是吴敦义尚未上任就远赴香江求神问卦,却掀起政坛议论浪潮,“不问问”取代了“就任后如何施政”的话题,成为政坛“新同学”吴敦义上台后面临的第一个挑战。

  虽说已经61岁,不必批流年,但友人透露,吴敦义在30多年前,担任台北市议员期间,就通过他人介绍,曾经到关西找一位高人摸骨。友人还曾问过吴敦义,“是否摸出阁揆命?”吴则是笑而不答。

  不止吴敦义,根据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政坛各号大物都爱算命,更是从蒋介石时代开始就算命、卜卦一事,而方面,陈更是其中“佼佼者”。陈不仅拜神、一块来,更任由假塔罗牌师为自己祈福,堪称是纵横佛教、、与,十足的什么都信。领导爱算命

  “、、日本人都爱算命。”在政坛中颇负盛名的算命师蔡上机指出,政坛人物爱算命的历史,最早可追溯到蒋介石时代,虽然蒋介石是徒,但是有专属的御用风水老师,至于和他有相同的儿子蒋经国之后,是历任领导人当中,最少出现算命新闻的一位领导者。

  尽管如此,民间传闻不断,在蒋经国主政时代,也曾找过清朝最后一个“钦天监”纳兰算过命,身为正黄旗满人的纳兰,曾经被蒋经国奉为“国师”,替蒋经国分解未知之事排忧解惑。

  “到了(也是徒)时代,虽然他自诩为要带领人穿越红海的摩西,却也有自己专属的易经老师,用的办公室主任苏志诚也是个易经高手,曾到拜访并向算命师南怀瑾学习命理。”蔡上机说,的命理师南怀瑾与的圈都非常熟悉。

  在挑战大位时,请来陈最心仪的混元为自己竞选撰写“鬼谷子”助阵,竞选干部更在混元带领下从半夜开始诵经,一跪到凌晨两点多,让仿佛吃下定心丸。

  则是文昌,不仅找他算紫微命盘与流年,2004“”也请他预测胜算如何。

  不仅天王们,连不的蔡英文,也在办公室前布下了“风水阵”,尽管再三否认,但风水专家都直指其阵势就是要巩固领导中心。

  除了讲风水外,每次选举前,到里上香祈福也是人物必不可少的“功课”。去年“”时,跑到了龙山寺上香、发红包,锁定票仓积极进攻。而“长”王金平更是虔诚地逢庙必拜,还被戏称为“上金下平大师”。在连宋“总统”前,王金平在南部某抽到一张上签,暗示连宋当选有望,但最后选败,不少港台的算命大师都砸了招牌。

  和文化评论家南方朔曾说:“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消灭”。然而,人物过分风水,是与变化长期不稳定相关的。他认为,在“死亡性”很高、轮替很快的情况下,人物很容易有不安全感,这正是造就他们对命运不确定感的根本原因。吃香的御用风水师

  “人的一生,机会机遇常在你身边擦身而过,你能否把握一瞬而逝的机遇,力挽而转你的命运,突破自己,冲破障碍,迈向人生另一个高峰!左算右算,可以算出你一生的命运?”这是“铁板神算”陈康泰在博客上的留言。

  身为“名嘴”的“文化大学”教授姚立明上电视节目报料,吴敦义找的就是这位铁板神算,包括在内的许多重量级人物都喜欢找他算命。

  博客上,陈康泰明确列出了各项看风水的不菲价目表,“仔细批3500元港币、精批6500元港币、金批9500元港币、婴儿命名2000元。”

  在领导者风水的氛围中,风水师自然成了的“座上宾”。50岁的算命师陈隆添,一只眼全盲,却是最知名的御用风水师。

  在新竹他新开的一间规模不小的算命馆里,挂满了、陈、宋楚瑜等的大型匾额,各地县市大小领导与“”的贺联更是数不胜数。

  陈隆添的发迹主要借助两件事。前彰化县长阮刚猛在担任期间,被陈隆添摸出将当选县长,被当成无稽之谈。没想到一个月后,力推的人选突然宣布退选,阮刚猛正式踏入政坛。还有一次,陈隆添同时帮两个人摸骨,断言俩人在当年都会当选县长,受到。没想到其中一人刚当选便病逝,随后另一人当选县长,陈隆添立刻声名大噪。

  只有高中学历、曾两度预言陈会当选的南投县禅机山仙混元,在陈当选后受聘为“国策顾问”;在贪污弊案缠身时,陈更是被一个未成年的“假塔罗牌”黄姓少年扮成的“祈福”仪式,成为全台笑柄。“”排第一

  根据一份问卷,目前高达66%的“”相信风水,超过30%的认为,近来风灾特别多是和陈的大名有关。籍黄昭顺更是大方公开自己算命的经验,堪称中的“算命达人”。

  “我真的有特殊,算命师在选举前告诉我会开几票,开出来的票跟实际开出来的相差不到100票,比调查局还准。”“”黄昭顺说,她不只自己爱算命,还介绍许多朋友去找自己认为的算命老师。

  至于曾当过主播的籍“”周守训也曾找过算命师傅。他说:“曾有人说我30岁就会红遍世界,当一个知名的影视红星。”

  “政坛人士最爱问三个问题,一是施政策略与方向;二是如何选用人才;三是婚外情。”知名命理师雨扬分析,由于“”不是政务官,当选四年之后得再次选举,可说得上是政坛爱算命的“榜首”。

  在施政策略方面,“”最爱问的就是“未知数”,例如“我这个位子可以坐多久?”如果命理师回答“坐很久”,他就可以研拟并推动长期的施政计划,如果只能做三个月,动辄得修,那就做好在任期内不犯错,“好好下台”的准备即可。“他们担心的是,我已经爬升到‘’的了,万一将来失去这个舞台之后该怎么办?”雨扬指出,这是最担心的问题。

  此外,“”在选举期间发表之前,也会先问问算命先生,当时发表的是否可行,如果在执行过程中发现困难,也会请教算命师该如何解决。“算命师自身的智能若不够高,能够提供的就很‘宿命’,如果懂得看命盘又具有国际观,提供的建言就能排忧解惑。”

  “顺人意就是好先生(算命先生)。”雨扬引用这句俚语,她很清楚,算命师最主要的就是“顺人意”,也就是回答要前来求神问卜客人的意思,有些“”在选用人才之前,会拿着当事者的八字前来求教,问问哪些人跟自己的八字“比较合”,可以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和赞赏。

  雨扬说,有些人物“回锅再回锅”,在用人时只想听听不同的意见,命理老师提供的,多了一个选择,再加上在算命非常便宜,几千元(台币)就可以问到一个意见,总是有所助益。

  至于人物的婚外情,有些男性“”身旁有不少优秀的女性工作人员,很容易就“桃花朵朵开”,雨扬透露,曾有已婚的政坛人士向她请教:“办公室的女性工作人员能力很强,我很欣赏她,怎么办?”

  对于此类问题,雨扬发现,男性遇到桃花劫时,第一个反应就是逃避,第二个就是求神问卜,寻求解套的方式,此时她就会告诉对方:“越早面对就越勇敢,大家反而会你,谁不犯错啊?如果犯错了硬坳(死不承认)到最后,可能就连都做不下去了。”全动

  对于算命的线年代以一曲“榕树下”红遍大街小巷的艺人、现任籍“”余天则表示:“自己的前途、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,你决定怎么做,才是正确的。”余天认为,求神问卜不如反求诸己。

  但是在,算命、拜神等活动,正成为全动。姜王庙、妈祖庙等到处可见。调查表明,、妈祖是人最的神明,其次为关圣帝君和玉皇。

  上行下效,各项建设都摆脱不了风水。当初建圆山饭店时,有人饭店刚好盖在北部的龙脉上。而经过13年好不容易即将完工的由台北通往宜兰的雪山快速,也被人挖破了东向活龙脉的主脉,所以经济才会一落千丈。

  搭上这一波讨论人物爱算命的热潮,连电视的灵异节目也请来算命先生预言,“的前世是一只‘猴王’,因此只能在小地方称霸,无法顺利当选。”

  这些风水先生和算命大师真的这么神吗?当然不是。许信良在2000年竞选“总统”前曾找过陈隆添,陈隆添说他有“总统命”,最后却是惨败。

  早在2008年总统之前,籍总统参选人的宋七力曾预言,“会得胜。”没想到结果却输了200多万票,此时宋七力则改口表示,“预言就像赌博,有输有赢,教是信则灵,不信怎灵呢?”

  “我实在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,怎么还要算命?难道以后我们也都要跑到算命吗?”前暨南大学校长、知名电机学者李家同,在面对大学生时指出,现在学术界也常出现不合逻辑的观念,也谈到了算命。

  “我反对算命。”这是李家同的一贯立场,他认为,就算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,命运也大不相同。尽管如此,涉及总是,经过这次发言之后,李家同笑说,“以后我不讲了,以免说我含沙射影。”

  “政坛爱算命,但是不要,其实只要懂得就可以开运了,因为改变了想法之后,行为就会跟着改变,行为改变之后,命运就有转机。”算命师蔡上机为爱算命的政坛提出了“即可转运”的“预言”。